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常识

记录我在新西兰的水中分娩

发布日期:2019-05-07 14:02:10 编辑:亲子资讯 阅读次数:
一转眼二宝已经四个月了,而我第二次生产的记忆也渐渐开始模糊起来了。我曾经以为生孩子、孩子的成长都会是你一生的记忆不会消失的,但是养育二宝的过程让我发现我已经忘记了很多大宝出生和成长的细节,需要以前的一些记录帮助我记起从前了。所以这篇用于纪念我的第二次生育过程。

首先我遇到了一位非常让我感激的助产士Wanni。Wanni是惠灵顿唯一一位华人助产士,开始我甚至想请普通助产士练习一下英语的,不过早于我怀孕的一位妈妈向我极力推荐她,且这位妈妈英语远好于我,却也选择了更易沟通的Wanni。初见Wanni,见她齐肩短发,身形强健,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另外她有一双很漂亮的双眼皮,慈祥的眼神,加上她眉心有一颗很显眼的痣,长着一副观音像。所以她给我一种踏实安全的感觉。

由于是二胎,其实我并没有那么紧张,一胎时候还积极参加孕妇学校,二胎也是再Wanni的再三推荐下才参加了惠村的孕妇课程,对产前入院流程做了预演。在新西兰生孩子可以选择三个地方:一个是家里,一个是产院,一个是医院。前两种要求产检结论是低危妊娠。另外生产方式也可以自由选择,生产的时候可以在床上,可以靠着墙,不过更多人比较愿意选择水中分娩。阵痛止痛方式也很多,比如:硬膜外麻醉,笑气,水中镇痛等。我当时搞不清楚水中镇痛和水中分娩的区别,且听Wanni说水中镇痛会拉长产程,所以只选了水中分娩。

                                                                                        产房

                                                                                          产房

                                                                                          产房

                                                                                          产房

                                                                                          产后病房

                                                                                        产后病房
我由末次月经估算的预产期本来是6月17日的,不过到了30周时会有一次B超,重新评估一次预产期。这次B超二宝的预产期调整到6月9日。不过我没在意,一直到6月7日那天有一次产检,Wanni告诉我预产期以B超评估为准,我算是过期未产,所以下一次产检要到医院评估了。要知道在新西兰,到医院产检啥的属于高危妊娠,我一下子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于是开始盼着二宝早点出来。

不过二宝是个淡定孩子,6月9日、10日是周末,只是见红,在我有一些遐想之后就再无其他动静。6月11日晚9点开始有些规律的镇痛,但一到我睡着就停止了。6月12日临晨2点我开始有些规律宫缩,5分钟一次,我不得不给Wanni打电话,Wanni听了我的情况觉得我需要更痛一些才到入院条件。我挂了电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数宫缩,但到了清晨6点我实在太困睡着了。醒来以后就没有任何动静了,我有些心急,甚至跟Wanni通电话考虑打催产素,Wanni一边跟我解释打完催产就不能水中分娩了,一边让我多做猫爬的姿势:她估计是二宝抬头靠后没有对准产道,所以我熬了一晚上的镇痛却没有实质上的进展。到了12日晚九点镇痛又开始了,这次又和头天晚上一样。13日凌晨2点半,我又一次电话将Wanni吵醒,她这次根据我的描述决定过来检查一下(真是觉得很对不起她,连着两个晚上吵醒她)。在等Wanni过来的时候,我叫醒了老公、老大,最后检查待产包(Wanni产检的时候已经把要准备的东西都列给我了)。由于我这次生产家里没有来老人,老大不得不跟着我们一起去医院。

Wanni来检查完毕我们开车到医院,一路无事。三点,进了产房,Wanni要我多走动,她说今天是你的Labour Day(分娩日),是要劳动的。我于是在屋里转圈踱步。阵痛来临就支在产床上深呼吸做记录,Wanni帮我掐后腰镇痛,这一招很管用,一掐下去阵痛就减缓了不少。4点45,Wanni帮我人工破水,期望加快产程,然后我进入用于分娩的大浴缸。浴缸里的水是温热的,阵痛时一坐进水里,疼痛立刻缓解,不过很快疼痛就一次一次再不断加剧。Wanni说当你有排便感时就用力。我很疑惑:排便感是什么感觉呢——我第一次虽然也是顺产,但是我当时是听医生指挥,她们让我用力我就用力,甚至后来大宝是他们一起按我肚子挤出来的。。。开始不得要领胡乱用力以后,Wanni帮我检查说我还没到时候,耐心等着。



5点15,我开始有一些便感了,开始使劲。大浴缸是靠在墙角的,墙上有两个扶手,我马上无师自通,知道这是用力的时候抓握用的,于是抓着两个扶手使劲。两三次以后其实我心里在想,我假用几次力,Wanni看我生不出来没准也向国内医生一样帮我挤出来呢?不过我看到Wanni的眼神,她不慌不忙,除了我用力的时候叫加油,完全是一副旁观者的姿态,这是我意识到生孩子这一关我不能再依赖别人,需要自己去过,开始专心用力了。确实越疼的时候越要用力越不能叫,一叫你的气力就不再往下走了,那么就意味着你要多痛几次。Wanni鼓励我说每次使劲都能看到胎头更多一些。而我在倒数第二第三次用力时,感觉到了撕裂的疼痛,我知道前面会有一个人生大关等着我过,想到这里我心里爬上了一丝退缩感。在Wanni的鼓励下,5点24我使了最后一次劲,二宝的头终于出来了。我松了一口气,瘫在浴缸沿上。Wanni帮我把二宝抱出水面,让我抱着。二宝热乎乎肉肉的小身体真让人高兴和兴奋。老公手忙脚乱地在Wanni的指导下剪脐带;老大目睹了我生二宝的全过程,他也不害怕,甚至还想帮Wanni捞水里的漂浮物,是个小帮手。Wanni让我在水里等待胎盘娩出,她在边上检查收拾二宝。水中分娩,孩子出来的时候并不会有多少血,但是胎盘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很大一个像贝雷帽一样的胎盘带着大血块出来了。Wanni刚好收拾完二宝,过来把胎盘捞起,然后扶我出来躺到产床上,帮我检查产道,缝合撕裂伤口。老大出生,我侧切,每层缝了6针,算很大的口子。二宝出生,我有一个小撕裂,一层两针,另有一个小口子仅表皮缝了一针。

随后Wanni把二宝抱给我让我尝试喂他母乳,做皮肤贴皮肤的亲密接触,她赶紧完成二宝各个出生文件。之后Wanni告诉我要小便以后才可以出院,我便下床试着去卫生间,就这一路,血水滴得到处都是,腿上全是,干脆我就在卫生间里洗了一个澡。Wanni帮我叫了一些吃的给我补充体力。

6点我转到了产后病房,二人间但是拉了帘子,我甚至不知道隔壁的产妇长什么样。二宝放在我的床边,Wanni又拿来了医院的早餐,不过也是些洋人吃的麦片面包牛奶等冷食。我记得生大宝后医院要求顺产后24小时才可以出院,在医院的那一个晚上我是多么盼望着回家,这一次当我可以选择当天出院的时候,我选择了下午出院。老公带二宝回去休息以后,我睡了一个早上,中间给二宝喂奶换尿布,排便上厕所。中午吃过午饭(跟早放一样的内容),2点不到,心急的老公已经带了老大过来接我了。记得老大出生的第二天下了小雪,出院的时候也是,外面冷飕飕的。二宝虽是出生在6月,可是在南半球的新西兰也是冬天,外面下着绵绵小雨,仍然是冷飕飕的。不过我们一家四口,带着希望开心地回家了。

可以说我的第二次生产给我带来的成就感更高:第一次是糊里糊涂顺顺利利地生下了老大,而这一次我凭借自己的本性生了老二。

本文链接:记录我在新西兰的水中分娩

上一篇:警惕!宝宝大小眼并非正常

下一篇:近千个水中分娩宝宝在这里出生

友情链接:

心经结缘 大悲咒 大悲咒功德

Copyright © 2017 亲子资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8043007号